不少网友将矛头指向当地公安机关

2017-11-30 06:42

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直到2006年,我国才出台了对未知名尸体信息管理工作的规定,要求公安机关应提取未知名尸体的dna、照片、指纹等信息。而此前,我国对未知名的尸体进行身份鉴定仍然停留在经验辨认阶段。

“去世”九年的妻子突然回家了,但还埋葬在林家祖坟里的那具无名女子又是谁?目前青岛警方已展开调查,并为“复活”的刘淑萍恢复户籍信息。

18日,记者来到事件发生地平度市张戈庄镇林家庄村的林德周家中。“她离家的那年,俩孩子都十多岁,我一边照顾俩孩子,一边到处找她。如今她回来了,俩孩子已二十多岁,大女儿都有孩子了,变化太大了。”采访中,林德周感慨地说。

对此,平度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张学霄回忆说,9年前的7月份,他们接到报案,称在林家庄村不远的东王戈庄村一处玉米地里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。“经过鉴定,我们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。”张学霄说,当地村民反映,这名女子是一名疑似精神障碍流浪者,去世之前流浪至东王戈庄村。由于村里人不认识这名女子,加上此案非刑事案件,因此,按9年前的办案程序,公安机关就将女子的尸体就地掩埋,然后作为无名女尸存档。多日后一直在寻找走失两年的妻子的林德周得知了此事,他带着两个孩子来到平度市公安局刑警大队,见到了女尸的照片,发现和妻子刘淑萍有些相似,加上周围不少人都觉得此人就是走失的刘淑萍,林德周就将这名女尸“默认”为自己的妻子。

记者了解到,如今刘淑萍重新与家人团聚,公安机关也在准备恢复她的户籍信息。“目前我们正在完善刘淑萍的个人材料,然后将依次上报到平度市公安局和青岛市公安局,用最快的速度恢复她的户籍信息。”平度市公安局户政科副科长高霞告诉记者。

张学霄解释说,在2003年做dna鉴定并不容易,“受各种条件的限制,做dna鉴定没有如今这么方便,一般来说,只有重大刑事案件的死者才会做dna鉴定以确定身份。”

对于当时过于“草率”的认尸过程,不少网友将矛头指向当地公安机关,认为做法欠妥,起码应为无名尸做个dna鉴定。

对于当年捡回家的那具无名女尸,如今则成了林家与当地警方难以回避的一个难题。记者采访了平度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张学霄,正在查阅此案档案和笔录的他对记者讲:“我们会努力落实这名死者的身份,骨灰我们也会妥善处理的,但我们还是希望这名死者的亲属主动出面寻找。”

民警向“去世”女子了解情况,准备恢复她的户籍信息。本报记者张晓鹏摄